栏目导航
最近推荐
热点信息
您的位置: 主页 > 时尚新闻 >

下海_视频_电视资料库_腾讯娱乐


发布日期:2021-06-29 00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改革开放初期,贫穷让中国人燃起对富裕不可遏制的渴望,广东经济的迅速发展冲击了内地,也在北方某城陈姓三兄妹家庭中引起轩然大波,向南下海 ——一场惊心动魄的向命运的抗争在这个普通的家庭里展开,成功和失败如影随形在他们每个人身上轮番呈现,跌倒再爬起来,他们付出了身家性命,最终完成了情感、精神、灵魂的蜕变。这就是中国人从未经历不得不经历的、辉煌又残酷的走向富裕的历程,这就是中国人的下海。 兄长陈志平因父母早逝,呵护两个妹妹如同严父,以为安稳平静就是这个大家庭的幸福。不想大妹夫赵永明不堪忍受医院僵化的旧体制下的贫穷,拖着大妹志芳偷偷迁往广东行医,最先打破这个家的平静,挑战志平的权威。志平震怒,厥词不再理志芳一家。 志芳不辞而别余波未平,志平宠爱的妻子周芸又遭遇诘难。周芸所在的粮食局搞改革,周芸提出优化重组方案,因伤及某些人的利益,他们用卑鄙伎俩让最能干的周芸反被优化出局下放粮库工作。重击之下,怀孕的周芸突然流产。志平为妻子的屈辱讨公道,但于事无补。痛定思痛,周芸决心换一种活法,带着两个同事南下广东,为粮食局筹建经济窗口。她相信:有恒心,有野心,没有办不到的事。志平无奈权且随她。 到了广东,周芸万万没料到自己寻求的另种活法竟然充满了血雨腥风,亲情冷漠、投资被骗、同事分道……走投无路之际,幸有同乡个体老板旷大成的鼎力相助,以另种让她瞠目结舌的手段买卖房地产,大获成功。周芸不仅给单位赚了钱,也让她自己赚了这辈子想都不敢想的25万元,震撼之余她的信仰也播下了新的种子。事与愿违,25万元在粮食局却又让周芸成为众矢之的,怀疑、猜测、红眼、中伤,恶水一股脑向周芸泼来。愤怒的周芸终于看清了自己无力对抗一个强大的机器,不顾志平的反对,毅然辞职,远走广东,加盟旷大成的公司。至此她与志平的关系悄然蒙上了一层阴影。 陷入极度困惑的志平,没料到二妹志华的新婚丈夫李林,因业余时间办班,(转载注明:剧情频道)与校方发生冲突,也与志华辞职南下挣钱。连妻妹小影的学校实习也去了广东。家在长兴只剩下了一个空壳,志平何去何从

  局长看中了财务科周芸“减人,节支,增效”的改革建议,在大加称赞的同时,周芸被任命为粮食局改革领导小组成员,财务科被定为粮食局改革的试点,财务科九个人将减掉两人。减掉的人将下岗待业。

  周芸的爱人陈志平在面粉厂工作,他反对周芸负责改革。然而他没法说服周芸。还有志平的妹夫赵永明正在和医院的领导吵架,要求调往广东。而周芸的妹妹周小影却在学校早恋。家里的事一件接着一件,弄得陈志平焦头烂额。

  周芸满腔热情地投入了局里的改革,然而,当财务科投票决定下岗人员时,却出事了。

  受到剌激的周芸流产,住进了医院。为了保证改革的进行,粮食局领导却只能维持投票结果,让周芸下岗待业。

  为了补偿周芸,局长让面粉厂提拔陈志平担任厂劳服公司经理。陈志平愤而拒绝,可周芸却逼着陈志平接受任命。

  因为医院领导不同意赵永明夫妻调往广东,阻碍了赵永明的发财计划。赵永明和领导大吵大闹。在志平的劝阻下,赵永明同意不调广东。

  志平的小妹志华从北京体院回家过年,还带来男朋友李林。在车站,李林抓住小偷,帮文化馆的诗人苏克追回了失物。李林和苏克成了朋友。

  赵永明背着陈志平和医院领导,和广东方面商量好调动事宜。然后,夫妻偷偷前往广东。

  赵永明一到广东,朋友龙家文就让他去治性病。治性病能赚很多钱,赵永明很兴奋。陈志芳却接受不了,刚到广东,就和赵永明大吵一架。

  开学在即,志华和李林就要返校。李林向志平保证,毕业后跟着志华来长兴市工作,并且把母亲带来。陈志平很高兴。

  下岗的周芸得到消息,粮食局要派人去广东建经济窗口,以便卖出长兴市的粮油产品。因为去广东的条件优越,粮食局报名的人挤破了头。局领导看到情况不对,赶紧修改了去广东的条件。去三个人,给五十万。亏损要赔偿一半。

  陈志平碰到了麻烦。厂里安排劳服公司养猪,可工人们却不愿养。工人们联合起来,不肯上班。

  劳服公司的王书记主张处分几个人,杀一儆百,陈志平却不同意。他有意地把工人晾在一边,不让他们上班,也不处理他们。

  陈志芳在广东也遇到了麻烦。因为听不懂广东话,志芳没法和病人交流,因此被别的医生挤兑。志芳下决心学会广东话。

  志芳夜以继日地学习。一个月后她终于能说广东话了,志芳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。

  长兴市粮食局,局长见干部们都不愿去广东,他就做周芸的工作,希望周芸能去广东。周芸在局长的劝说下,签订了去广东的合同。

  陈志平知道后很生气,他不让周芸去广东。可周芸左磨右泡,硬是逼着志平答应了她的要求。

  陈志芳接生时,抢救了人民银行邓主任的妻儿。为了感谢陈志芳,邓主任介绍志芳夫妻去做家庭保健。可赵永明去做保健时,女主人却逼他给狗看病。赵永明觉得自己被伤害了。

  劳服公司的工人被陈志平晾在一边,急了,他们主动来找陈志平。陈志平推心置腹和工人们谈心。工人们被陈志平说服,同意养猪。

  周芸带着美美和初四五去了广东。赵永明把周芸三人接回了家,他极力劝说周芸三人住在自己家里。可周芸做梦都没想到,妹夫赵永明让自己住在家里,是要收费的。

  周芸三人开始在广东东宁寻找建窗口的机会。可东宁根本不需要长兴的粮油产品。无奈之下,三人只好另找商机。

  赵永明也在打周芸手里五十万的主意。他想尽办法为周芸介绍生意,可周芸对赵永明有了防备,不肯和赵永明合作。

  在寻找商机的过程中,周芸三人认识了在东宁做生意的老乡旷大成。可旷大成的夸夸其谈,也没得到周芸三人的信任。

  最后,周芸三人买下了一家饭店。付款以后,周芸三人决定好好庆祝一番。可旷大成听说她们买下的是曾光街的门面时,大吃一惊。

  情况恰如旷大成说的,周芸三人上当了。饭店要拆迁,可拿走了周芸三人几十万的老板却不知去向。

  周芸傻了。她不知道该怎么办?一个月才几百块钱工资,什么时候才赔得起这几十万?就在周芸绝望之时,志平却打来电话,妹妹周小影没考上高中。要上艺术学校,得向赵永明和陈志芳借8000块钱。

  就在周芸无路可走的时候,旷大成伸出援助之手。他找到了欺骗周芸的饭店老板,接下来,旷大成采用种种手段,找到了老板欺骗周芸三人的证据。终于为周芸追回了被骗的全部资金。

  同住一个饭店的小贺收到父亲病危的电报,要回家去。可小贺的几百筐皮蛋却还没卖出去。初四五给周芸出主意,收下小贺的皮蛋,三人拿到市场去卖,这样可以减少开支。

  周芸三人收下了小贺的皮蛋,拿到街上去卖。结果每天都能赚到100多元。周芸三人高兴得不得了。

  陈志平在长兴却遇到了天大的困难。厂部通知劳服公司,小喜通天报图库,从即日起,再也不给劳服公司发工资。劳服公司必须自己养活自己。

  陈志平无奈之下,只得拿出厂里给工人的最后两个月工资,去农村收猪,然后送到广东去。没想到这一招居然成功,劳服公司赚到了两万元。

  可周芸在广东却出事了。周芸三人卖的皮蛋里面,居然有土豆。工商部门抓住了周芸三人,罚款5000。

  再一次上当,周芸三人都傻了。失去了信心的美美和初四五,向周芸提出回家的要求。当周芸拒绝两人的要求后,美美和周芸大吵一场。

  周芸经过思考,同意美美和初四五回家。但她决定自己留下来,完成和局里所签的合同。并且,所有的经济风险,都由周芸承担。

  李林和陈志华从学校毕业,分配到长兴市体委工作。陈志平开心地为两人主持了婚礼。

  美美和初四五都走了,东宁只留下周芸一个人。陈志芳把周芸的情况打电话告诉了陈志平,让陈志平劝周芸也回长兴。赵永明却说周芸不用回长兴,我有办法给她找到商机。

  赵永明向周芸提出了一起办诊所的主意。周芸出资金,赵永明和志芳出技术,三人办一个私人诊所。

  志平担心周芸,特意从长兴来到广东东宁。志平并没有劝周芸回长兴。他鼓励周芸,说他相信周芸能找到商机,完成合同。周芸十分感动,她征求志平的意见,能不能和赵永明一起办诊所?陈志平支持周芸和赵永明开办诊所。

  可龙家文却发现了赵永明有管理工厂的能力。龙家文为了自己工厂的发展,请求赵永明辞职进入自己的工厂。可陈志芳不同意赵永明离开国家医院,去给私人打工。赵永明也觉得龙家文只开出五千元一个月,自己没必要冒风险。

  李林在长兴市体校教书。为了赚钱,他想到了开办私人拳击班的主意。结果第一次办班,就赚到了近三千元。李林和志华都很开心。李林开心地告诉母亲,他一定要赚到五千块钱才生儿子。他要让他的儿子成为有钱人。

  龙家文下定决心要把赵永明抓在手中。为了达到目的,他送给赵永明一座小楼。看到小楼,赵永明和陈志芳都惊呆了。赵永明当即决定下海。

  陈志芳也同意赵永明为龙家文打工,可她想到和嫂子周芸办诊所的事,她问赵永明怎么办?赵永明说我有办法。

  周芸做好了办诊所的准备,她和志平来赵永明家,和赵永明商量办诊所的事。赵永明坦诚地告诉周芸,龙老板送了我一座楼,我没法拒绝,所以不能和你一起办诊所了。周芸无奈,只是请求赵永明别把这事告诉志平,以免志平为自己担心。

  志平从东宁回到长兴。可让他没想到的是,厂长通知他去市经委报到。因为志平工作出色,厂长把他推荐到经委担任办公室主任。

  陈志平开心地回到家中,他把小影、李林、志华都叫到家里吃饭。并且告诉三人自己已经调到经委工作。小影三人都祝贺志平。志平说,一个人只要努力工作,领导和群众都是看得到的。你们都要好好地工作。

  志平向王书记移交了劳服公司的工作。他告诉王书记,自己明天就去经委上班,自己离开的事,就不惊动别的人了。可令志平没想到的是,劳服公司的所有员工,竞然自动地聚集在公司门口,为他送行。志平十分感动。

  李林办拳击班的事,被体校领导知道了。体校做出决定,私人不能办班。李林办的班要带回学校,由学校统一经营。结果,李林和学校发生冲突,李林打了校长,被行政拘留。

  校长坚持要开除李林。为了保住李林的工作,志平多次上门,请求校长原谅李林。校长被志平感动,因此放过了李林。

  旷大成从见到周芸开始,就很喜欢周芸。他看到周芸一个人守在东宁。旷就对她说你跟着我跑一段时间,我保证你能发大财。周芸觉得自己反正也找不到商机,不如跟着旷大成看看。

  旷大成告诉周芸,你准备好钱,和我一起买地。周芸却傻了,她说我从来都没想过买地。旷大成说你一定要买。如果发不了财,你找我算帐。

  要买到旷大成说的那块地,周芸还差四万块钱,周芸去找志芳借。志芳和永明听说周芸要买地,都很担心。志芳打电话告诉志平,没想到志平却支持周芸。志平说我如果不支持她,我心里会不安的。

  在长兴,苏克告诉李林和志华,自己决定辞职下海,去深圳炒股。看到苏克下海,李林的心也动了。因为打了校长,在学校过得不如意,李林也想去广东发展。于是他给志芳打电话,托志芳给自己和志华找工作。

  旷大成告诉周韵,现在是卖地的好时候。李林派出自己的手下小中专帮助周芸卖地。旷大成还再三交待,出价没达到九十万元,周芸不能卖地。

  卖地的事周芸根本不懂。当买地的人出到七十万元时,周芸就想卖地。小中专拦不住周芸,只得把旷大成叫来。旷大成霸道地赶走周芸,自己亲自给周芸卖地。

  周芸看着钱整整呆了一天。然后她才起身请旷大成吃饭,唱歌。旷大成表示了自己对周芸的好感,还说要继续帮周芸发财。周芸却说自己已经完成了局里的合同,自己要回家了。

  周芸告诉志平,自己发财了。完成了合同,再给美美和初四五一点钱,自己赚了三十多万。

  周芸告诉美美和初四五,自己回来了。并且完成了合同。三人一起回到粮食局,局领导对周芸三人大加表扬,并且开大会进行表彰。直到一切尘埃落定,周芸才把美美和初四五叫到家里,周芸说你们跟着我吃了苦,我不能亏待你们。周芸给了她们每人两万五千元。

  美美两人拿到了钱,却不满意了。她们觉得周芸肯定赚了大钱,自己拿两万五吃亏了。于是,两人把这事告到了局里。

  粮食局顿时乱了。周芸居然赚了这么多钱,谁也不能容忍。于是,很多人找局领导提意见,让周芸把赚的钱交出来。并要求调查周芸。

  李林和志华接到电话,志芳给两人找好了工作。李林去龙家文厂里当厂长,志华当质检员。

  李林夫妻立刻辞职,奔赴广东。当第一夜住进赵永明送给志华的新房时,李林夫妻都失眠了。李林告诉志华,广东太富有了,到处都是有钱人。我们现在暂时别生孩子,等赚到十万我们再生。我还是那句话,我们的儿子必须是有钱人。

  长兴市粮食局派出调查组,去广东了解周芸的情况。情况了解以后,局党组做出决定,让周芸上交25万。

  李林来到广东当了厂长,可一开始上班,龙家文就叫他去陪客户喝酒。李林不懂规矩,逼着客户喝酒。让客户很不高兴,让龙家文也不高兴。赵永明告诉李林,千万不能让老板不高兴,一切都得听老板的。

  周芸不肯交钱,粮食局领导受不住了,就通过经委领导向陈志平施加压力。志平明确表态说,不管周芸交不交钱,我都支持她,我不能给她压力。

  志平听说周芸辞职,急了。可不管他怎么劝,周芸都不肯后退。无奈之下,志平只得同意周芸下海,去广东打工。

  苏克得到了原始股发行的消息,为了买到更多原始股,苏克跑到东宁找李林。李林和志华帮苏克借了大量的身份证。并且给了两万元给苏克,让他帮忙炒股。

  周芸重新回到东宁找工作。旷大成听说周芸回来很高兴,他说你还找什么工作?你到我公司来当副总,我给你高工资。

  旷大成把周芸带回公司。可周芸看到旷大成的公司一点也不正规,因此,她选择了另一家公司,担任财会总管。

  周芸不肯来大成公司,让旷大成深受剌激。旷大成宣布公司改革,他要把自己的农民公司改造成一流的公司。

  可老总却对周芸包藏祸心。他留下周芸加班,欲对周芸非礼。恰好旷大成来找周芸,旷大成愤怒地打伤老总。

  旷大成被拘留。解除拘留以后,旷大成把周芸带到自己经过改革的公司,旷大成说这样的公司能容下你了吧?

  旷大成苦思发财之策,觉得自己的资本太少,发展太慢。周芸说我在上家公司的时候,他们搞集资。旷大成说这是个好主意,我要回长兴市去集资。

  苏克炒股赚了钱,他去东宁对李林夫妇表示感谢,并且非要请李林夫妇吃饭。可龙家文却让赵永明打来电话,让李林去陪客户。李林告诉赵永明,说自己的朋友来了,不能来陪客户。

  可苏克请李林吃饭,却和龙老板在同一家店。李林看到龙老板以后,还特地跑过去敬酒,说自己今天来了朋友,请老板原谅。赵永明被气坏了,和李林大吵一场。

  而李林喝醉酒后,又说了许多伤感情的话。陈志芳也对李林有意见。从此,赵永明一家和李林一家心里有了隔阂。

  旷大成集资,震动了整个长兴市。想赚高利息的长兴人,纷纷把自己的血汗钱送来大成公司。

  周小影带着老师来找陈志平。艺校老师听说陈志平认识大成公司老板,就想让陈志平介绍自己参与集资。陈志平带着老师去找旷大成,可看到旷大成集资的真实情况后,陈志平觉得不可靠。

  陈志平连夜去找王书记。他说旷大成的集资不可靠,你们最好别集资了。我可以帮你们去找旷大成,让他退回集资款。王书记征求集资人意见后,只有几个人愿意退出。于是,志平带着他们去找旷大成。

  旷大成大为生气,和志平吵起来。他说你老婆在我公司,你怎么还来拆我的台?可笑的是,那些想退出集资的人,看到集资现场的红火后,竞然不愿退出了。弄得志平里外不是人,十分尴尬。

  艺术学校的学生要去广东实习,可志平却不想让小影去广东。小影为了达到去广东的目的,愤然宣布绝食。

  旷大成集资七千万回到广东东宁。志得意满的旷大成送给周芸一台车,给她租了好房,还奖励周芸三十万元。周芸十分激动,她打电话告诉志平,从下海那天起到现在,自己总算放下心来。没有国家工作,自己不但活下来了,而且活得很好。

  志平回家和周芸说起赵永明贷款的事,周芸却说现在确实可以没抵押贷款,你应该帮赵永明。两人说着说着又吵了起来。

  大成公司的土地突然开始滞销,旷大成召集大家开会,分析情况。众人一致认为不会出大问题。

  周芸生日,为了和缓夫妻关系,志平准备给周芸做一顿好饭。他让周芸晚上一定要回家吃饭。周芸答应了。可周芸没想到是,当她准备回家时,旷大成带着全公司职工为她做生。

  苏克来志平家聊天,志平让苏克留下吃饭。他告诉苏克,今天是周芸生日。志平和苏克一直等到晚上十点,周芸也没回来。志平和苏克到公司去找周芸,却发现周芸正在和同事喝酒。

  愤怒的志平打了旷大成。周芸回家以后,和陈志平吵了起来。陈志平和周芸陷入了冷战。

  赵永明正式向龙老板辞工,办起了自己的小厂。在办厂的过程中,赵永明挖走了龙老板的技术骨干,还有龙老板的客户。

  苏克出面做和事佬,好不容易把周芸劝回了家。可志平却下决心要让周芸离开大成公司。志平托信用社主任帮周芸另找了一份工作,可周芸坚决不去。志平一气之下,打了周芸。

  旷大成让苏克转告陈志平,他如果再敢动周芸一指头,大成公司会找陈志平算帐。

  志平急了,马上给周芸打电话。可周芸的手机丢在办公室,志平找不到周芸,只得一个人去了汕头。

  大成公司集资款已经到了付利息的日期,可大成公司的地卖不出去,利息款付不出来。邓主任帮大成公司在外地贷了两千万,以解燃眉之急。旷大成和周芸赶到外地银行后,银行的行长突然不肯贷款。

  志平赶到汕头。原来小影被歌舞厅老板骗了,已经怀孕。可老板发现小影怀孕后,就偷偷跑了。小影没办法,只好给志平打电话。

  志平决定让小影流产。他给周芸打电话,还是找不到周芸。无奈之下,志平只得陪着小影去做手术。

  旷大成和周芸还是在为贷款奔波。因为长兴的集资负责人都赶到了东宁,来领取贷款利息。如果贷不到款,大成公司肯定会出事。可当旷大成找到邓主任时,邓主任告诉旷大成,国家决定紧缩银根,从现在起,不允许贷款。

  周芸回到公司,她安排集资负责人去深圳、珠海参观,暂时稳住了阵脚。邓主任在旷大成的逼迫下,也答应为大成公司贷款两千万。

  志平陪了小影几天,然后回到东宁。他找到周芸,想告诉周芸小影的事。可旷大成欢天喜地进来,告诉周芸贷到了款。气得志平什么也没说,离开了大成公司。

  志平回到信用社,齐主任来找他,让他为大成公司办贷款手续。志平说现在有明文规定,不许放贷。齐主任没说服志平,邓主任亲自出马。可陈志平还是不肯贷款。

  集资户得到中央紧缩银根的消息,又听说大成公司现在没钱。所以都从深圳赶回。连夜把大成公司围了起来。

  旷大成把公司所有的钱取了出来,一共240万。他托人把陈志平请了出来。他告诉陈志平,只要他给大成公司贷款,这240万就是陈志平的。

  旷大成拿着钱回到公司。他告诉周韵,我们马上得走,去别的地方躲起来。我把公司的钱都取来了。有了这240万,我们今后照样东山再起。可旷大成还来不及走,就被集资户发现。旷大成让周芸赶紧把钱藏好,无论如何别拿出来。

  集资户抓到旷大成,千方百计地问他要钱。就在这节骨眼上,大成公司内部也出了问题。员工们来找周芸,讨要工资和奖金。

  集资户对旷大成又打又骂,为了解救旷大成,周芸只得把240万拿了出来,世外桃园论坛,还给集资户。可集资户收到钱以后,还是对旷大成又打又骂。周芸为了解救公司,只得回家找陈志平。

  周芸对志平说,让他给大成公司贷款。陈志平说我如果给你们贷款,我就会受处分你知道吗?周芸还是希望志平帮忙,陈志平还是不答应。

  周芸拿走了自己在大成公司赚的所有的钱。志平对周芸彻底失望,他决定和周芸离婚。

  周芸拿出自己的存款,给员工们发了工资。然后,她告诉员工,公司办不下去了,请员工们另找工作。

  当天晚上,周芸让小中专找人把旷大成救了出来。周芸和旷大成躲进了早就租好的小屋中。

  旷大成跑了,大成公司的人全不见了,集资户慌了。他们派人守住了志平的家,并且在东宁全城搜查,希望能找到旷大成。

  旷大成被救以后,好几天才醒过来。当他得知大成公司完蛋,已经没有一分钱以后,他垮了。伤心之际,他竟然想和周芸发生关系。被周芸拒绝后,旷大成又向周芸认错,并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。周芸则明确地告诉旷大成,我是为了报答你对我的恩。

  志平急了,他怕周芸出事。他和苏克四处寻找周芸。苏克发现了小中专,于是紧紧地盯着他。盯了好几天以后,志平才发现周芸他们租住的小屋。志平敲开门以后,却发现周芸和旷大成躲在一起。

  集资户找不到旷大成,无不感到绝望。面粉厂的王书记因为集资近两百万,觉得对不起厂里的集资户,只得跳楼自杀。

  经过几天思考,陈志平告诉苏克,自己决定辞职下海。他拿着王书记的遗书,说王书记的死自己有责任,他要赚钱替王书记还集资款。苏克怎么劝陈志平,陈志平都不听。

  陈志平辞职后,准备离开东宁,去志芳所在的南顺镇做生意。苏克告诉志平,我被你征服了,我要给你当马仔,我要看你到底怎么还这笔集资款。

  小黑屋里,周芸也觉得自己对不起王书记。她还剩十二万块钱,她想给王书记家里寄五万。旷大成坚决反对。周芸不顾旷大成的反对,给王书记家寄了钱。

  志平把家里仅有的五万块钱留给了周芸,就和苏克正式离开东宁。在离开东宁的路上,志平对苏克说,现在我明白了,改革开放,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死一次。只有活过来的人,才是英雄。

  一家人又团聚了。小影回到东宁家里空无一人,在小中专的带领下见到了周芸。龙家文派李林去北京做销售主管,他与志华高兴万分憧憬着美好的未来。赵永明也为第一笔生意而欢欣鼓舞。

  苏克十分看好志平。旷大成一直鼓励着周芸。永明想让志平来自己厂里工作,被志平拒绝了,他要干个体。小中专带来了邓主任被抓的消息,并告诉旷大成和周芸自己也要离开。志平的小饭馆开张了,桂花也过来帮忙。

  周芸化妆潜回家,看到了志平走时留下的信和存折,不禁泪流满面。此时,旷大成也悄悄地离开了他们隐藏的房屋,并拿走了所有的钱,将刀把地留给了周芸。小影找到志芳要求见志平一面被拒绝,小影十分伤心。

  志平回家和周芸说起赵永明贷款的事,周芸却说现在确实可以没抵押贷款,你应该帮赵永明。两人说着说着又吵了起来。

  大成公司的土地突然开始滞销,旷大成召集大家开会,分析情况。众人一致认为不会出大问题。

  周芸生日,为了和缓夫妻关系,志平准备给周芸做一顿好饭。他让周芸晚上一定要回家吃饭。周芸答应了。可周芸没想到是,当她准备回家时,旷大成带着全公司职工为她做生。

  苏克来志平家聊天,志平让苏克留下吃饭。他告诉苏克,今天是周芸生日。志平和苏克一直等到晚上十点,周芸也没回来。志平和苏克到公司去找周芸,却发现周芸正在和同事喝酒。

  愤怒的志平打了旷大成。周芸回家以后,和陈志平吵了起来。陈志平和周芸陷入了冷战。

  赵永明正式向龙老板辞工,办起了自己的小厂。在办厂的过程中,赵永明挖走了龙老板的技术骨干,还有龙老板的客户。

  苏克出面做和事佬,好不容易把周芸劝回了家。可志平却下决心要让周芸离开大成公司。志平托信用社主任帮周芸另找了一份工作,可周芸坚决不去。志平一气之下,打了周芸。

  旷大成让苏克转告陈志平,他如果再敢动周芸一指头,大成公司会找陈志平算帐。

  志平急了,马上给周芸打电话。可周芸的手机丢在办公室,志平找不到周芸,只得一个人去了汕头。

  大成公司集资款已经到了付利息的日期,可大成公司的地卖不出去,利息款付不出来。邓主任帮大成公司在外地贷了两千万,以解燃眉之急。旷大成和周芸赶到外地银行后,银行的行长突然不肯贷款。

  志平赶到汕头。原来小影被歌舞厅老板骗了,已经怀孕。可老板发现小影怀孕后,就偷偷跑了。小影没办法,只好给志平打电话。

  志平决定让小影流产。他给周芸打电话,还是找不到周芸。无奈之下,志平只得陪着小影去做手术。

  旷大成和周芸还是在为贷款奔波。因为长兴的集资负责人都赶到了东宁,来领取贷款利息。如果贷不到款,大成公司肯定会出事。可当旷大成找到邓主任时,邓主任告诉旷大成,国家决定紧缩银根,从现在起,不允许贷款。

  周芸回到公司,她安排集资负责人去深圳、珠海参观,暂时稳住了阵脚。邓主任在旷大成的逼迫下,也答应为大成公司贷款两千万。

  志平陪了小影几天,然后回到东宁。他找到周芸,想告诉周芸小影的事。可旷大成欢天喜地进来,告诉周芸贷到了款。气得志平什么也没说,离开了大成公司。

  志平回到信用社,齐主任来找他,让他为大成公司办贷款手续。志平说现在有明文规定,不许放贷。齐主任没说服志平,邓主任亲自出马。可陈志平还是不肯贷款。

  集资户得到中央紧缩银根的消息,又听说大成公司现在没钱。所以都从深圳赶回。连夜把大成公司围了起来。

  旷大成把公司所有的钱取了出来,一共240万。他托人把陈志平请了出来。他告诉陈志平,只要他给大成公司贷款,这240万就是陈志平的。

  旷大成拿着钱回到公司。他告诉周韵,我们马上得走,去别的地方躲起来。我把公司的钱都取来了。有了这240万,我们今后照样东山再起。可旷大成还来不及走,就被集资户发现。旷大成让周芸赶紧把钱藏好,无论如何别拿出来。

  集资户抓到旷大成,千方百计地问他要钱。就在这节骨眼上,大成公司内部也出了问题。员工们来找周芸,讨要工资和奖金。

  集资户对旷大成又打又骂,为了解救旷大成,周芸只得把240万拿了出来,还给集资户。可集资户收到钱以后,还是对旷大成又打又骂。周芸为了解救公司,只得回家找陈志平。

  周芸对志平说,让他给大成公司贷款。陈志平说我如果给你们贷款,我就会受处分你知道吗?周芸还是希望志平帮忙,陈志平还是不答应。

  周芸拿走了自己在大成公司赚的所有的钱。志平对周芸彻底失望,他决定和周芸离婚。

  周芸拿出自己的存款,给员工们发了工资。然后,她告诉员工,公司办不下去了,请员工们另找工作。

  当天晚上,周芸让小中专找人把旷大成救了出来。周芸和旷大成躲进了早就租好的小屋中。

  旷大成跑了,大成公司的人全不见了,集资户慌了。他们派人守住了志平的家,并且在东宁全城搜查,希望能找到旷大成。

  旷大成被救以后,好几天才醒过来。当他得知大成公司完蛋,已经没有一分钱以后,他垮了。伤心之际,他竟然想和周芸发生关系。被周芸拒绝后,旷大成又向周芸认错,并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。周芸则明确地告诉旷大成,我是为了报答你对我的恩。

  志平急了,他怕周芸出事。他和苏克四处寻找周芸。苏克发现了小中专,于是紧紧地盯着他。盯了好几天以后,志平才发现周芸他们租住的小屋。志平敲开门以后,却发现周芸和旷大成躲在一起。

  集资户找不到旷大成,无不感到绝望。面粉厂的王书记因为集资近两百万,觉得对不起厂里的集资户,只得跳楼自杀。

  经过几天思考,陈志平告诉苏克,自己决定辞职下海。他拿着王书记的遗书,说王书记的死自己有责任,他要赚钱替王书记还集资款。苏克怎么劝陈志平,陈志平都不听。

  陈志平辞职后,准备离开东宁,去志芳所在的南顺镇做生意。苏克告诉志平,我被你征服了,我要给你当马仔,我要看你到底怎么还这笔集资款。

  小黑屋里,周芸也觉得自己对不起王书记。她还剩十二万块钱,她想给王书记家里寄五万。旷大成坚决反对。周芸不顾旷大成的反对,给王书记家寄了钱。

  志平把家里仅有的五万块钱留给了周芸,就和苏克正式离开东宁。在离开东宁的路上,志平对苏克说,现在我明白了,改革开放,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死一次。只有活过来的人,才是英雄。

  一家人又团聚了。小影回到东宁家里空无一人,在小中专的带领下见到了周芸。龙家文派李林去北京做销售主管,他与志华高兴万分憧憬着美好的未来。赵永明也为第一笔生意而欢欣鼓舞。

  苏克十分看好志平。旷大成一直鼓励着周芸。永明想让志平来自己厂里工作,被志平拒绝了,他要干个体。小中专带来了邓主任被抓的消息,并告诉旷大成和周芸自己也要离开。志平的小饭馆开张了,桂花也过来帮忙。

  周芸化妆潜回家,看到了志平走时留下的信和存折,不禁泪流满面。此时,旷大成也悄悄地离开了他们隐藏的房屋,并拿走了所有的钱,将刀把地留给了周芸。小影找到志芳要求见志平一面被拒绝,小影十分伤心。

  小影听说姐姐怀了孕,坚决不同意周芸生孩子。她说旷大成丢下你走了,你现在没钱没工作,你还帮他生孩子?可周芸坚持要生孩子。

  就在周芸艰难之时,信用社又派人来找周芸,通知她信用社要收回分给陈志平的房子。周芸无奈,她想到刀把地上还有一间破房子,于是,她退了房,搬到了刀把地。

  小影看到刀把地的破房,哭了。她让周芸跟她去广州,由她来养活姐姐。周芸却让小影放心去广州,姐姐有能力照顾好自己。

  去北京干销售的李林回到家中。他把三万元交给妻子志华。他说这是我在北京两个月赚的钱。照现在的情况看,我今年可以赚二十万。加上我们以前存的钱,我们就有三十万了,我们可以生孩子了。

  李林还告诉志华,这次他从北京带来一个姓唐的朋友,自己要帮他找一家厂长生产咖啡壶。如果这事做成,自己又可以赚一万块钱。

  小影来南顺镇找志平,她告诉志平,现在姐姐的情况太惨,请求志平和姐姐周芸复婚。志平告诉小影,我和你姐再也不会复婚。

  李林带着朋友去找生产咖啡壶的厂子。可姓唐的朋友总是谈不成生意。志平对李林说,你可以去找赵永明。李林说我不给赵永明介绍生意。志平说你和永明关系不好,你可以让志华带老唐去找赵永明。李林说,志华去找可以,但这事和我没关系。

  志华带着老唐去找赵永明,赵永明开心地接下了老唐的咖啡壶生意。并且,赵永明对李林也很感激。

  赵永明拿到了咖啡壶的预付款,立马开始生产。为了这笔生意,赵永明又向人借了三十万购买设备。

  李林在北京特别能吃苦。只去了半年多时间,就赚到了十几万。他打电话告诉志华,等志华生孩子的时候,他要去东北接母亲来广东,然后守着志华生孩子。

  赵永明把货送到天津。唐老板说自己有事,今天不能来。他派了人来收货。收货人让赵永明先把货放在仓库,等验货后马上付款。

  可第二天验货时,验货方却抓住合同的漏洞,一口咬定赵永明的产品不合格。赵永明说我和唐老板订过补充合同,我的产品合乎质量。可不管永明怎么说,对方却不肯付款。

  永明觉得事情有点不对,他给志平打电话。志平说你现在一定要守住你的货,然后给李林打电话,让唐老板来解决问题。如果真有什么问题,你只要保住了货,你就不会吃亏。志平让永明别紧张,自己马上来天津给永明帮忙。

  永明觉得志平说得有道理,于是,他和自己带去的工人,一天二十四小时守在仓库门口。他又给李林打电话,让他马上找唐老板。李林接到电话,马上开车到天津,四处寻找唐老板。

  志平赶到天津找到赵永明,其时,永明正守在仓库门口。仓库的工作人员问赵永明,你守在这儿两天两夜了,是为了什么?赵永明说我守住我的货。工作人员说仓库里的货昨天就运走了,是从仓库另一面的大门运走的。

  赵永明让仓库工作人员打开门,发现货真的没了,赵永明晕倒,住进了医院。赵永明醒来后告诉志平,他估计是龙家文陷害他。现在唯一的办法,就是李林能找到唐老板。否则自己会倾家荡产。

  李林找到了唐老板。可他没想到的是,龙家文也在天津。龙家文告诉李林,这个圈套是他给赵永明设的。我花钱让赵永明倾家荡产。香港今晚出什么特马结果,这事与你无关,你马上回北京去。如果你要帮赵永明,你和你老婆就不用在我的厂里工作。

  李林为了保住工作,只能回到北京。志华在广东得到消息,也赶来北京。她逼着李林帮姐夫想办法。志平也从天津赶来,让李林挺身而出,挽救赵永明。可李林有苦说不出来。无论志平说什么,他都不肯帮赵永明出头。

  赵永明被龙家文算计,厂子垮了,倾家荡产。赵永明精神崩溃,一天到晚傻傻地呆在家里。志芳整天以泪洗面。

  志平和苏克继续开饭馆。为了五分钱,苏克和女顾客发生争吵。当志平从后厨过来劝架时,却发现女顾客是和自己在猪场一起工作过的肖肖。

  肖肖告诉志平,现在自己在广州开公司,专门负责给施工队牵线搭桥找工程,自己从中赚钱。肖肖劝陈志平开饭店赚不了几个钱,你给我去打工吧。志平说我要考虑一下。

  志平和苏克商量这件事,苏克说肖肖这人我不喜欢,你最好别和她混在一起。志平说开饭店赚钱不容易,我先去广州看看,能不能找到赚钱的机会。

  志平去了肖肖的公司。恰好碰上肖肖的施工队做坏了外企的屋顶,外企不但拒绝付款,而且叫停了工程。肖肖问陈志平,你愿不愿意接工程?如果愿意,这个工程可以给你做,我还可以帮你租借建筑设备。

  志平心动了,他给苏克打电话,让他带上所有的钱来广州。苏克赶来广州,志平告诉苏克,他想包工程。他还说我们现在只有七万块钱,做一个屋面要十五万,我们只要借到钱,就能把这个工程包下来。

  小影听说志平来了广州,特高兴。她听说志平要借八万块钱,她说哥你不用借钱,我有钱,我明天给你八万。

  第二天,小影回到东宁。她告诉周芸,她要借八万块钱给朋友买房,她是回家来拿存折的。周芸听说借钱给朋友买房,就坚决不同意。小影被逼无奈,只得说钱是借给我哥的。我哥想包工程。

  志平和肖肖签订了合同,承包下了工程。为了保证工程质量,志平决定回长兴市招工人。志平和苏克来到长兴,找到了与志平熟悉的施工队杨队长,让他帮自己招五十个熟练的建筑工。

  广州娱乐界有名的贵老板看中了小影。他告诉小影,只要她愿意跟他,他就可以让人专门包装小影,并且每个月给小影两万元工资。小影拒绝了贵老板。

  歌舞厅的胖老板为了讨好贵老板,就偷偷在小影的茶杯中下了药。小影被迷昏后,胖老板把小影送到贵老板处。贵老板却生气地说,我从来不做这种强迫人的事。我要的是心甘情愿。

  贵老板没有趁机下手。等小影醒来后,贵老板说小影,我相信你还会来求我的。小影说我不会来求你。

  志平和苏克在长兴招工,可长期在国营企业工作的工人对私人老板不放心,他们要求先付两千元才肯去广东。苏克不同意先付款,志平却拍板说我相信工人们,我们先付两千。

  工程开工以后,工人们都很努力。为了尽快赚钱,尽快完成工程,工人们要求夜晚加班。苏克为了省钱,也同意工人加班。可志平发现后大发脾气。他说我们是高空作业,一旦出事怎么办?我们没装安全网,绝对不允许加晚班。可工人强烈要求加班,志平无奈,只得去志华处借钱买来安全网。

  志平去看望志芳和永明,永明还是每天坐在家里,心灰意冷。志平告诉志芳,等他的施工队成功了,就让永明去他的工程队。

  小影被歌舞厅炒了鱿鱼。她连跑了十几家歌舞厅,都没人要她。老板们告诉小影,你不听贵老板的,你在广州就别想唱歌。

  志平的工程队做完了第一个屋顶。外国工程师检查后,大加称赞。志平不但赚到了二十万,而且还接下了南方明珠所有的屋顶工程。志平开心地举行长桌宴,招待所有的工人。

  杨队长告诉志平,所有的工人都愿意和陈志平继续签合同,并且最好是一年一签。志平同意和工人签订长期合同。苏克问志平,你和工人签长期合同,以后包不到工程怎么办?

  志平告诉苏克,他相信自己的能力。他想参加工程招标。苏克说你是包不到工程的。过些日子,我给你包一个工程。

  小影告诉志平,她找不到唱歌的地方。她决定不唱歌了。她要去读音乐学院,深造。志平鼓励小影,他告诉小影,我和你姐虽然离婚了,但你还是我的亲妹妹。

  为了平安生产,周芸早早住进了医院。可临到生产,周芸还是难产。小影毕竟年纪不大,只得求陈志平来医院。

  志平来到医院,周芸已经生下一个女儿。因周芸发烧,小影侍候姐姐,志平则在医务室带孩子。周芸听说志平来了,就让小影把他赶走。周芸说我的孩子不用他带。

  有剧组来工地拍电视剧,苏克把小影推荐给剧组。结果,小影试镜成功。小影高兴地签了合同。

  苏克告诉志平,他找到一个工程,只要送五十万,就可以搞定。陈志平说我不做这种事,这是行贿。

  志平在工程招标中失败了,他想不通,找到负责招标的林书记。林书记听志平说了自己怎么来到广东,怎么离婚等等。林书记说陈志平,我欣赏你的坚持,但你要记住一句话,只有活着才有话语权。

  志平从林书记的话里得到启发。回到工地他告诉苏克,从今以后,拿出工程款的百分之十,用于承包工程。但有两条是我的底线:一是不能损害国家,二是不能损害他人。

  李林死后,志华只有一个打算,就是回到东北,侍候李母一辈子。不管志芳、志平、苏克怎么劝她,她都坚持要回东北。

  刀把地上,有有已经三岁。周芸已经变成了一个地道的菜农。而在广州打拼的陈志平,已经拥有了一支三百多人的施工队。志平和苏克商量,准备马上建立自己的建筑公司。

  肖肖欠着陈志平三百万工程款,已经半年没还。苏克逼着志平去收回欠款。快过年了,这笔钱是要拿来给工人发工资的。

  其实这是她刚进刀把地就决定了的事。她在刀把地四年,就是为了生孩子,等孩子长大。现在,她又可以重新开始打拼了。

  小影把周芸接到广州,周芸开始四处找工作。可她处处碰壁。各公司并不需要像周芸这种结了婚有孩子的女人。

  小影长大了,可她发现自己爱上了自己过去的姐夫。小影把自己的心里话告诉苏克,苏克鼓励她大胆地去爱。跟着自己的心走。

  皇天不负苦心人,周芸终于被一家房地产公司录取,并且,她得到公司老总的赏识。但老总把周芸暂时派往一家下属的公司当会计。让周芸没想到的是,白老总下属公司的老板,居然就是肖肖。

  苏克找肖肖讨还欠款,肖肖没钱,两人闹得很不愉快。可当苏克发现周芸在肖肖当会计时,他开心了。他让周芸帮自己盯住肖肖。只要肖肖的钱到账,就让周芸通风报信。

  然而,肖肖让苏克的想法泡了汤。肖肖的钱到帐以后,肖肖偷偷打开保险柜,自己开走了转帐支票。除了留下欠白总的两百万,肖肖拿着剩下的钱跑国外去了。

  陈志平走到了绝路,就剩下卖设备还钱这一条路。可一旦卖了设备,施工队以后怎么办?

  肖肖在账上留下的两百万,难坏了周芸。按理周芸应该把这两百万转给白总。可如果转走这笔钱,陈志平怎么办?周芸给白总打电话,希望白总能把这笔钱借给陈志平,白老板一口拒绝。

  苏克接到银行朋友的电话,说肖肖的账上还有两百万。苏克觉得这是绝路逢生。他马上去找周芸,想让周芸留下这笔钱。可周芸说自己无能为力。苏克认定周芸无情无义,见死不救。于是,翻脸而去。

  志平找到陆老板,让他购买自己的设备。陆老板趁机压价,四百五十万的设备,只肯出两百万收购。陆老板开玩笑说,如果小影能喝十杯酒,他就加价三十万。小影为了这三十万,一口气喝了十杯酒。把自己喝伤了。

  卖了设备,工人们拿到了工资,都高兴地回家过年。陈志平和苏克却只能守着工地喝闷酒。

  杨队长带着长兴的工人回家。车出广州以后,杨队长让车停了下来。他问工人们我们能不能想办法帮助陈老板?工人们说,我们每人出一万块钱帮他。于是,杨队长让车调头,重新开回工地。

  跟了志平四年的三十六个工人,把三十六万块钱交到了志平的手上。志平告诉工人,我不会垮掉。我会把施工队办得更好。

  志芳已经当上镇医院的副院长,赵永明顺时应变,也开了自己新的店子。为了自己的发展,赵永明认识了一个有钱的富妇,为了钱,永明和富女人勾搭上了。

  经过半年多努力,志平和苏克的施工队终于开始正常运转。苏克开心地说我要休息一个星期。我要外出。志平说你外出干什么?苏克说保密。

  医院让志芳去广州学习。志芳到广州以后,苏克让志芳撮合小影和志平的婚事。于是,志芳发现了周芸的孩子有有。

  志芳发现有有和自己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,她怀疑有有是志平的孩子。于是,她悄悄剪下有有的头发,托人带到省DNA检测中心。

  苏克外出,去的是东北的北原市。他去看望在北原的志华,并且向志华求婚。可志华不愿让苏克背负沉重的负担,违心地拒绝了苏克的求婚。

  检测中心出结果后,让陈志芳去广州拿结果。志芳医院工作很忙,就打电话让苏克去拿。苏克在工地也有事,就打电话让小影去拿。小影拿到结果,才知道有有是志平的孩子。

  为了志平和姐的幸福,为了有有能有爸爸,小影决定深藏自己的感情。她悄悄地离开了广州。

  当志平和周芸收到小影的信时,两人都被震动了。志平震惊有有是自己的孩子,周芸震惊的是小影的出走。小影在信里,姐夫不和姐姐复婚,她再也不会回来。她希望姐一家幸福。

  志芳很生气,她认为周芸没权力拒绝志平的要求。于是,她开车来到广州,把有有接到自己的家里。

  周芸生气地找到志平,指责他接走有有。志平莫明其妙,打电话给志芳,才知道有有被志芳接走。志平陪着周芸到了志芳家,让周芸接走孩子。

  志平得到消息欢喜若狂,他拉着苏克去买玩具,恨不得把所有的爱都给有有。当志平终于和自己的女儿相认时,志平感慨万端。

  志芳听说周芸让有有认了志平,觉得这是撮合志平和周芸复婚的好机会。志芳亲自跑到广州当说客,可周芸拒绝了志芳的请求。

  就在志芳跑来跑去的时候,赵永明出事了。赵永明和别的女人在宾馆鬼混,被公安抓住。

  陈志平去派出所接出赵永明。他把赵永明带到树林里,狠狠地揍他。陈志平说你有几个臭钱了,要包二奶了,找小三了,你还理直气壮。我就打你这个理直气壮。

  白总决定拿下海德路的烂尾楼。做好幕后工作后,白总拿出两百万,让周芸选一家公司帮自己参加拍楼。因为白总和拍卖方已说好,七千万拿下烂尾楼。但白总不能出面,不然会有麻烦。

  志平和白总见面以后,去看了烂尾楼。志平觉得烂尾楼值两亿。白总七千万拍下来,实质是占国家便宜,是国有资产流失。这触到志平的底线。

  志平拒绝给白老板拍楼,给多少钱都不拍。不管周芸和苏克怎么劝他,陈志平都毫不动摇。

  为了赚钱,周芸告诉白老板,她成立一家新公司帮白老板拍楼。并且,她提出拍楼后要由她负责大楼的修建和出售。她负责给白总赚回三倍的利润。多赚的钱则归自己所有。

  周芸拍下烂尾楼后找到苏克,她说她要把修建工程交给了陈志平,但要带资进场。苏克说我们现在就是没钱。周芸说那你就给我打半年工,给我们公司做宣传策划,我可以不用你们带资进场。苏克说行,我把自己卖给你。

  苏克告诉志平,帮周芸半年忙以后,他要离开志平,离开广州。他要重新回到写作中去。因为,他爱上了一个人,他要为她写作。志平问你爱上谁了?苏克说我和志华准备结婚。

  周芸承包下烂尾楼,获得了大成功。仅一年多时间,她就赚下了好几千万。令人瞠目。

  报社来电话找苏克。编辑告诉苏克,他被苏克写的文章震撼,他要把苏克写的文章宣传出去,让更多的人感动。

  市委林书记看到了苏克写的文章,他告诉秘书,他要见见陈志平。当陈志平来到书记的办公室,当林书记问他陈志平你还活着?志平这才发现,市委林书记竟然是当年开发区的林书记。是那个在他最困难的时候,听他说故事的林书记。

  还是像过去一样,志平在工地上杀猪请工人吃饭。当志平去和送猪师傅打招呼时,竟发现来送猪的人是旷大成。

  志平告诉苏克,来广东以后,他全家人在一起只过了一个年。现在千禧年到了,他想把全家人都请来过年。

  一家人都回想起这十年的岁月。苏克更是把第一次在广东过年的录相拿了出来,让众人观看。

  “在这改革开放之际,我们来到了广东。我们为金钱而来,虽九死而不悔;我们为了美好生活而来,虽九死而不悔……”

热透新闻  |   女性生活  |   健康新闻  |   法律在线  |   军事新闻  |   时尚新闻  |   汽车资讯  |   娱乐新闻  |   教育新闻  |   社会新闻  |  


Power by DedeCms